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智慧法院理論建設】正確判斷“智慧法院”的司法定位2017-09-08

[來源:智慧法院進行時] [作者:郭富民]

全國各級法院聚焦“智慧法院”建設,是新時期人民法院迎接智能時代新挑戰的重要舉措。建設“智慧法院”要堅持以人為本,建設“智慧法院”要以切實提升司法審判為中心,建設“智慧法院”要摒棄機器思維,更要警惕人工智能技術這一工具理性的“鐵箍”,須知人工智能無法取代司法審慎的藝術。

近些年,人工智能(AI)方興未艾,人工智能所引發的科技浪潮席卷了各個行業,人工智能技術滲透進了各個領域,現代社會正快速邁入“智能”時代。人工智能技術的勃興,為法院的發展帶來前所未有機遇的同時,也給法院發展帶來了巨大的挑戰。

 

2016年1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在最高人民法院信息化建設工作領導小組第一次全體會議上,首次提出了建設立足于時代發展前沿的“智慧法院”。同年3月,周強院長在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中,提出繼續深化司法公開,加快建設“智慧法院”。同年7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國家信息化發展戰略綱要》。該《綱要》將建設“智慧法院”列入國家信息化發展戰略,明確提出建設“智慧法院”。2017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在全國法院第四次信息化工作會議上強調,“智慧法院”是建立在信息化基礎上人民法院工作的一種形態,積極促進人民法院工作在“智慧法院”體系內智能運行、健康發展??梢哉f,全國各級法院聚焦“智慧法院”建設,是新時期人民法院把握人工智能技術機遇,迎接智能時代新挑戰的重要舉措。

 

人民法院在建設“智慧法院”時,必須要正確判斷“智慧法院”的司法定位。對于蓬勃興起的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技術,我們不能墨守成規,固步自封,錯失機遇,而要充分利用人工智能技術,推進審判體系和審判能力智能化、現代化;同時我們也要保持科學辯證、冷靜客觀的態度,不能盲目跟風趕時髦,陷入“唯技術論”的窠臼,而是要保證司法審判過程中法律人的主觀能動性,在司法實踐全過程中彰顯司法人文關懷,實現司法技術與司法人文的完美統一。

 

首先,建設“智慧法院”要堅持以人為本。法院不僅是解決社會糾紛的裁判所,更是維護公民權利的救濟中心。司法為民是法院工作的根本宗旨。在建設“智慧法院”過程中,要牢牢恪守司法為民的宗旨,堅持以人為本。打造“智慧法院”,始終要以司法便民為導向,最大程度地減少訴訟過程中人民群眾的訴累。如利用互聯網技術,打造智能訴訟服務系統,做到“讓信息多跑路、讓訴訟參與人少跑腿”,切實減少訴訟參與人的訴累;建設“智慧法院”,始終要以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司法需求為重心。要全力推進電子訴訟體系建設,扎實推進審判流程、庭審活動、裁判文書、執行信息四大公開平臺建設,及時全面客觀地公開司法信息,不斷擴大司法信息公開的廣度、深度和速度;要利用智能審判系統,強化司法審判質效管理,讓有理無錢的人打得起官司、讓有理有據的人打得贏官司、讓打贏官司的當事人及時實現權益、讓確有錯誤的裁判依法得到糾正,不斷滿足人民群眾的司法救濟需求,“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

 

其次,建設“智慧法院”要以切實提升司法審判為中心。司法審判是人民法院的中心職能,打造“智慧法院”,必須緊緊圍繞司法審判這一中心。目前我國正處于社會轉型升級的關鍵期、社會矛盾的凸顯期,案多人少的矛盾依然嚴峻。而司法救濟需求卻是人民群眾對法院最常見、最直接和最期待的司法需求。建設“智慧法院”正是破解我國目前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司法需求和人民法院司法能力相對滯后的之間矛盾的重要舉措。各級法院利用現代互聯網技術,聚焦大數據技術、云計算技術和人工智能技術,打造“智慧法院”,就是要切實提升司法審判的現代化、科學化,切實回應人民群眾的司法救濟需求。打造“智慧法院”,要科學利用、分配、優化和挖掘現有司法資源,不斷提升現有法院的司法審判的能力。如現在的“智能輔助審判系統”“智能輔助辦案系統”“智能巡查系統”和“智能速記員”等人工智能系統,它們幫助或替代法官完成了非裁判事務,讓法官能更好地回歸司法本職,為法官集中精力行使事實與法律的判斷權創造了更好的條件。

 

時下,人民群眾對司法為民的期待越來越大,希望法院在恪守司法裁判的中心功能之外,在司法宣傳、食品安全、環境污染、農民工權益、凈化網絡環境和知識產權保護等社會民生和市場經濟領域積極適時發揮司法能動性,踐行司法為民,積極發揮司法保障和服務功能。為此,“智慧法院”對于訴訟糾紛案件,不能一審了之,而是要在司法審判的基礎上,更加注重對司法案件背后的海量大數據進行后續“深加工”處理。要提升司法數據分析挖掘能力,知“數”善用,充分發掘整合司法數據的價值,讓司法數據“說話”,更好地服務人民法院領導決策、審判辦案、司法調研、司法管理等各項工作;更要為方便當事人參與訴訟,維護社會穩定、促進經濟發展積極貢獻司法力量。

 

最后,建設“智慧法院”要摒棄機器思維。人工智能是工具,不是一種智慧形式。雖然現在人工智能技術的目標不再局限于追求用計算機模擬人的智能,正拓展為人機融合增強系統、群智系統、復雜智能系統,人工智能越來越多的被賦予“人的情感和意識”,但正如“電子時代革命思想的先知”——馬歇爾·麥克盧漢在其巨著《理解媒介——論人的延伸》一書中指出,任何發明和技術都是人體的延伸。計算機可以被用來模擬意識過程,然而,即使有意識的計算機,仍將是我們意識的延伸,正如望遠鏡是眼睛的延伸,口技演員操縱的傀儡是口技演員的延伸一樣。在建設“智慧法院”過程中,要摒棄機器思維,更要警惕人工智能技術這一工具理性的“鐵箍”,須知人工智能無法取代司法審慎的藝術。司法過程不只是理性邏輯的堆砌,還有人性和情理的融合。真正的司法不光是用理性邏輯推演出來的冷冰冰的一紙判決,不會只是簡單地充當“法律的自動售貨機”,更應該是法理情的有機融合。在數字時代,面對人工智能浪潮,對越來越智能、普遍的人工智能充耳不聞、閉門造車,是不可取的;坐等令人“望塵莫及”的人工智能,像巴比倫塔那樣直通天庭,取代法官,亦是不切實際的科學幻想。我們應該是理性地對人工智能加以利用,讓人工智能回歸其本位,讓法官回歸其本職。實現法官與人工智能的完美結合。

 

作者:郭富民

單位: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

來源:人民法院報

(本期責編:孫 景)

 

 

相關資訊related news

成人黄色网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